无为的足球往事 作者 80年代无为二中老戴
发表时间:2016年06月15日 点击:
无为的足球往事

  作者 80年代无为二中老戴 

[
从小学到高中,我们从没见过足球,小学和初中经常被我们踢来踢去的所谓足球,其实都是一些练排球用的橡胶球。初中时我们还不知道足球怎么玩,经常是一个人踢着那球往前跑,一大堆人跟在后面追,居然也玩得有滋有味,校园旁偌大的桐树林成了我们最开心的乐园。

大学快毕业时,开始喜欢足球,那是源于我们政教系和生物系的一场足球比赛。那时我们系的队长叫胡兆云,让我看生物系一个足球特别好的学生。我那时根本不会踢球,但速度快,虽然踢不到他的球,但能踢到他的人,几次犯规后差点打起来。后来就开始对足球感兴趣,可惜,大学就那么快地结束了。

我们那帮人到无为之前,无为有一支颇为有名的球队,名字叫做无为青年队,队长是法院的伍央,守门员是农行的王彪,防疫站有三名球员:宛少敏、杨少东、孙超,球玩得最熟的是劳动局的徐斌,长得最帅的是外贸局的吴兵,前锋是杏花泉的体育老师李小平(坦克)、畜牧兽医站的彭勇,个体户马德好,后卫有附小的体育老师石青云(死了十多年了)、纺织厂的二歪(只知道他姓周)、师范的耿耿,建设局的王万安(现无为足协主席),还有一些不记得姓名的队员。

后来我们一帮熟人也组织了一支球队,取名无为明星队。二中有五名老师:叶海青、童宗龙、章启武、叶小虎和我,一中有张叶青,师范有沙德新,纺织厂有好几个:刘小龙、俊教(姓童吧)、晋军,还有一个上海佬叫邢莫贵,我们平常都叫他魔鬼,比我们大十来岁,算是我们的业余教练,百货大楼有刘俊、赵强、夏立新,工行的陈宣兆(写得一手好字),制药厂的孙毅。还有几个社会青年,其中一个我们称之为老五的,在购买队服时还做了一些手脚,有段时间竟然不好意思玩失踪,但后来还是忍不住又和我们在一起踢球,大家也没把那件事看得很重,偶尔当作笑话谈谈而已。

球队成立不久,一部分队员就迫不及待地向青年队发出了挑战,结果输了,青年队一时不可一世。气得我们二中几个没参加那场比赛的老师大骂他们丧权辱国,大家摩拳擦掌发誓一定要报那一败之辱。不久两队再次交手,这次双方的队员全都到场,在无为中学的球场上展开了无为历史上最为激烈的一场足球搏杀。一开始踢得还算文雅,但渐渐的,双方的动作就粗野了起来,以至于差点真的打了起来。好在大家秉性都不坏——直到今天我依然相信,一个真正热爱足球的人,绝不会坏到哪里去,当然,那些只会夸夸其谈足球的人例外,其实那些凡是有正当爱好的人,又会坏到哪里去呢?所以双方最终并没有真的打起来,相反,经过一番争吵后,足球真被我们当成艺术在享受了。比赛的结果是我们明星队大胜青年队。正是那次比赛过后,我们二中五位爷们在无城威震足坛。之后,经常有一些其他单位的球队到二中来挑战,有百货大楼、无中、纺织厂、卫生系统,乡下的汤沟中学也曾组队来二中比赛,踢得最多的就是纺织厂,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铩羽而归,以至于后来他们干脆组织了一支联队来和我们比赛,让我们感到特别自豪的是和县联队的两场比赛我们也是战成了一平。

但在由体委正式组织的一次足球赛中,二中却只拿到了第二名,第一名被百货大楼拿去。那次比赛的地点是在无中球场,那个鬼场地上到处都是石头,哪里像我们二中球场有长长的青草啊。百货大楼踢球也很不规矩,派个大胖子看我,用的居然是我在大学不会踢球时用的那一招,专门踢我的腿,下半场我竟被他踢伤了,至今腿上还有伤为证。

后来体委组织的比赛中,我们教育系统组织了一支球队,队员大多数是体育老师,但我们二中有四名非体育教师参加。我那时球技其实不咋的,但因为我和几个学校的体育老师关系都玩得来,所以大家推举我为队长。当然我也有一些绝招,其一,我能跑,启动快,对球的落点判断特别准,所以一般人抢球很难抢得过我;其二,我的界外球技术在无为无人能比,我能把界外球直接掷到球门柱的远角,所以我的每一次前场界外球就相当于一次角球。有时其他球队也有人不服,说我投掷界外球肯定犯规,不然怎么可能投掷得那么远?我总是说你说我犯规你按照我的动作给我投掷一下试试,无人能够做到。其实投掷界外球不仅仅要有力气,还要有很好的腰腹的力量,特别在出手的一刹那整个身体的协调特别重要。

我们玩足球的那些年,无为足球在巢湖地区是打破天下无敌手。最早向我们叫板的是巢湖队,我们在巢湖的球场打败了他们,我没有参加那次比赛,据他们参加比赛的回来说,赢得很轻松。后来是庐江队向我们发出了邀请。无为有几个搞体育的人在庐江那边工作,其中之一叫夏军吧,回来聊庐江的足球,说他们一个师大足球专业毕业的学生去了庐江后,经常带着一班人练习足球,所以庐江的足球水平相当高。在他的撮合下,我们一班人去了庐江。记得那天坐的是县医院的车,一路上大家谈笑风生,而石青云和吴斌这两个家伙一路上不断惹是生非:一会儿在车上向路人扔一块香蕉皮,一会儿把脑袋伸出车窗外向路人说几句脏话。后来吴斌因为殴打外贸局局长被行政拘留了几天,而石青云几年后突然生病死了。

比赛呈现一面倒的局面,最终我们2比0赢了那场比赛。

比赛结束后,我们在庐江破旧的小街上闲逛,我和小虎在一家小饭店里品尝庐江特产“小蕻头”,结果很失望,味道实在是差。

和县和含山那时大概还没有几个人知道足球,所以实在没人想到要和他们来一场比赛,于是我们那班玩足球的人就那么夜郎自大的自我满足着。有一天,一个在安大校队的无为籍学生为我们联系了一场和安大校队的比赛。去合肥的路上,不少人口出狂言,差不多要说出打遍安徽无敌手之类的大话了。我说你们就吹吧,你们大都只在巢湖这个地方混过,没见过天哟。因为我那时是知道芜湖市和师大的足球水平是很高的。到了安大体育场,负责联系的那个学生告诉我们,他们校队大多数人不在,但合肥市青年队刚好在他们球场练球,要不就和他们赛一场。我们那时觉得中国国家队也就那个水平,合肥青年队又会高到哪里去,比就比吧,大不了输球。比赛开始后大家才发现,实在不是一个级别的,我们这帮人根本就碰不到球,人家和我们踢球就像是大人带小孩玩一样。由此想到我们平常看国家队踢球,觉得他们的脚法真臭,其实想想自己又是什么水平?上场就知道了。那次比赛我们1比5输了,进的那一球还是人家最后放我们进去的,算是没有对我们赶尽杀绝。回来的车上,大家去时的豪言壮语一句也没有,但还是有几个人找了几个不算借口的借口。杏花泉的李小平就说:“奶奶的,昨晚拉稀拉了一个晚上,今天一点力气也没有。”大家都笑,既笑别人也笑自己:天真的很高,地真的很厚啊!

大家在踢球的同时,有好的比赛转播当然也不会放过。那时大多数家庭连黑白电视机都没有,更不要说彩电了。体育老师童宗龙家后来买了一台14寸的三洋牌进口彩电,之后凡是有足球比赛的日子,大家都会聚在他家看球。看球时大家丑态百出,有人用沙哑的嗓子鬼叫,有人骂娘,有人会敲床,也有看好不同球队的两个人发生争吵,当然也有安静的时候,那是在某人带球进入禁区时,大家都会屏住呼吸地看,真的进球了大家会发出一片欢呼声,要是那球最后没进呢,大家又会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长叹。

当然看球的人员中,也并不都是真正的球迷,巴西和法国点球大战时,语文老师黄翔就睡着了。

那些年所看的球员中,最喜欢的要数马拉多纳(直到今天他也是我的最爱啊),他在86年世界杯上的精彩表演让我终生难忘。到了90年那届世界杯时,我们为马拉多纳的独木难支而感到可惜,而在1994年的那次世界杯中,马拉多纳留给我们的是长长的一声叹息和黯然神伤。在后来没有马拉多纳的比赛中,我们那批人的激情就少了很多。若干年后,当霍利菲尔德击败泰森时,我的眼里又流出了类似的眼泪,泰森,那是我心目中的又一个偶像啊——在我眼里,没有泰森的拳击和没有马拉多纳的足球一样,还能精彩、刺激到哪里去?好在今年的世界杯赛场上,我们又可以看到老马了,只不过是以另一种身份出现,他能带领阿根廷夺得冠军么?心情好复杂啊,现在的阿根廷是一只相当不错的球队,内心里非常希望它能夺冠,但喜欢吸毒的老马能创造奇迹么?

今天下午,曼联足球学校的三位教练来到我们培英,指导学校足球队的队员训练,我有机会拍下一些他们指导训练的镜头,也有机会和他们合影留念。不知道这辈子是否有机会去曼联队总部看看,但能够像今天这样近距离的和曼联青年队的教练们接触,心里已经非常开心了,尤其是在今天这个世界杯晚上就要打响的特别日子里。

我匆忙地记下自己今天的所思所想,希望我的朋友们和我一起分享这四年一度的狂欢还有这份于我来说有些意外的快乐。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道以前那班踢球的朋友们现在过得怎么样,都在做什么,他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依然会为足球欣喜若狂或伤心流泪么?

版权所有:365微盘体育_365体育彩票登不上_365体育在线备用服务器 技术支持:巢星网络


地址:芜湖市无为县总工会 电话:13856553322 网址:www.wwzqxh.com